微信公眾平臺
您的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行業
2015上半年電視傳媒行業大事件總覽
時間:2015-06-26 來源:媒介360 作者:媒介360 點擊率:

2015年是廣電行業全面深化改革的關鍵之年。這一年,“一劇兩星”政策正式實施,電視劇的創作、發行及編播格局發生了顛覆性改觀,造成了晚間電視熒屏綜藝熱電視劇冷的怪相,還給衛視晚間黃金檔編排帶來革命性變革,并加劇了電視格局的震蕩和變動。

【電視劇】

上半年電視劇整體低迷,除了跨年播出的鴻篇巨制《武媚娘》獲得了超過2%的高收視外,其余劇目均成炮灰,即便是被寄予厚望的《貓爸虎媽》也以1%的平均收視平淡落幕,在沖擊年度劇王的路上鎩羽而歸。

大事件盤點

一劇兩星政策影響電視劇制作播出領域

自2015年1月1日開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將對衛視綜合頻道黃金時段電視劇播出方式進行調整。具體內容包括兩條:同一部劇每晚黃金時段聯播的綜合頻道不得超過2家;同一部劇在衛視綜合頻道每晚黃金時段播出不得超過2集。總結起來,對電視媒體市場造成的影響有:

1.購劇成本變高將加快衛視等級分化

2.電視劇市場鮮見強演員陣容的大劇

3.出現“兩星+網絡同步首播大劇”現象

4.部分衛視次黃檔或同步跟播黃金檔首輪劇

5.衛視定制劇增多,制播聯合更密切

6.對賭更普遍,收視數據水分可能更重

廣電反腐深入電視劇購銷領域

影視劇購銷是廣電系統特有的且頻頻暴露問題的領域。2015年2月1日,著名編劇石鐘山微博爆料,江蘇電視臺負責電視劇采購的幾名人員已經被有關部門帶走接受調查。2014年9月17日,廣電總局原電視劇審查員李寧受賄30余萬被判10年半。2014 年7月30日,央視紀錄頻道總監劉文被調查,審計部門發現其在紀錄片對外采購上有財務問題。

一劇兩星 催生衛視電視劇周播時代

2015年,“一劇兩星”政策落閘,電視劇產業走進新的時代——晚上黃金時段一部電視劇最多只能同時在兩家上星頻道播出。一劇兩星下,大多數省級衛視都實行了每晚兩集的播出編排,第三集播出空檔催生了欄目劇等新的播出形態。同時,“一劇兩星”讓衛視的購買成本大幅增加,馬太效應更為明顯;在內外環境因素的共同作用,周播劇這一創新劇種終于在總局“一劇兩星”政策的指引下,打開了局面。

一劇兩星百日,衛視劇收視淪陷

2015年是“一劇兩星”政策事實的第一年,政策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今年以來的收視異象:一是電視劇總體收視率下降,二是各家衛視收視兩極分化,央視和湖南衛視越來越強,而其他衛視的劇很難上1點(50城)。相比于大家聚焦的“一劇兩星”政策,其實對衛視影響更大的是其中“每晚兩集”的規定,三集改兩集后,衛視全天收視最高的第三集被拿掉了,總體份額必然下降——2015年兩集劇場時段同比收視普遍下滑,其中省級衛視下滑2%,該時段只有省級地面收視有所提升。

上海電視節:綜藝大熱潮而電視劇遇冷

今年上海電視節,電視劇展館冷冷清清,并未出現讓人真正為之一振的超級大劇,《白鹿原》《幻成》《古劍奇譚2》已經是最頂級的大劇。但今年對上海電視節來說是一個“革新之年”,其中綜藝節目單元更是新設,以求全面覆蓋整個電視業態。除了綜藝單元設立獎項之外,本屆電視節在論壇方面也頻頻涉及綜藝主題,“綜極會”、“明天的綜藝節目”等也邀請到多名行業大佬前來助陣。首日電視節中,前浙江衛視總監夏陳安、將近10年沒有出席過行業論壇的湖南衛視總監張華立、《跑男》制片人余杭英、《爸爸去哪兒》總制片人謝滌葵等人討論的“從模式引進到超級原創”話題成功吸引目光,令綜藝大熱潮搶走電視劇的風采。

【綜藝】

電視劇的萎靡不振,給綜藝節目騰出了大顯身手的空間,各家衛視使出渾身解數,推出數十檔綜藝節目,以狂轟濫炸之勢爭奪受眾的注意力高地。雙季播、疊播、套播,各種編排手段齊出;親子戶外、極限挑戰、戀愛相親,各種類型百花齊放……

大事件盤點

制播分離后電視臺面臨空心化與空殼化

2015年廣電改革有兩個主題:一個是制播分離,一個是媒體融合發展。隨著電視臺改革的深入,制播分離的社會化傾向越來越明顯,這樣傳統廣電媒體就不得不面對避免空心化甚至是空殼化的問題。如果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將直接導致三個后果:一是人才流失導致的空心化。二是電視臺管道化,只變成一個播出平臺。三是播出平臺的非主流化,慢慢喪失主導權。

衛視920收視帶之困

“一劇兩星”新政下,2015年電視熒屏最明顯的變化莫過于晚間920節目帶的出現。作為黃金檔的延續,920節目帶在拉動晚間收視上地位顯著。但節目帶只有40分鐘時長(包括廣告時間),只能以“小節目”填充之,從節目創意、形式感、內容拓展度、節目屬性,及至節目獲得高收視率上,920節目留給電視臺和制作公司的發揮余地都不大。新模式下,大多數衛視920時段收視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僅有少數衛視表現突出。從這個角度來看,衛視920節目似乎又成為了電視臺的雞肋。

《爸爸去哪兒3》吸金11.7億

4月8日下午,湖南衛視《爸爸去哪兒》第三季廣告資源招標會在長沙召開,本次招標項目為創新互動廣告產品及黃金硬廣資源。《爸爸去哪兒》第三季約80%的硬廣資源在此次招標會上進行招標,標的總額4.76億元,中標總額5.963億。此外,芒果TV《爸爸去哪兒》第三季招得0.85億元,最終《爸爸去哪兒》第三季招標總額為6.7億元,總溢價約25%,無一流標。可以說,《爸爸去哪兒》不只是一檔綜藝節目,而是近年中國市場最成功的“現象級”文化品牌。

中國模式日聚焦2015年最熱門模式

2015年上海電視節將新增一個重要板塊——中國模式日。“中國模式日”為期兩天,26場密集的論壇包括了國際與國內節目模式趨勢、制作人大師課、電視節目與新媒體融合、電視節目與新技術、節目策劃與營銷、模式大賽等幾大板塊。論壇中外主講嘉賓人數達到40人,多家國家模式制作與發行機構攜帶了2015年最新的節目模式來華,并派出創意總監、運營決策者和制作人與中國同行交流,這是國內模式巨頭第一次如此大規模全面了解并對接中國市場,中國買家也可以在家門口就能與國際接軌。中國模式日將為中國電視原創者提供一個國際化視野。

【電視媒體經營】

綜藝繁花似錦的背后,是電視臺們近乎血腥的殘酷競爭,2015年,江蘇衛視僅節目運營投入就預計達40億元,省級衛視在收視大戰中如履薄冰;地面頻道份額擠壓嚴重,步履維艱,央視也以變革者的姿態加入混戰,力求穩住自己的收視陣地。

大事件盤點

2015年第一季度電視媒體廣告遇困境

CTR媒介智訊的最新研究顯示,2015年第一季度傳統媒體廣告普遍遭遇困境,同比下降4.7%。整體來看,除戶外廣告有所增長外,其他媒體廣告都在下降。其中,電視廣告時長同比減少了1成,降幅與去年同期持平。各級頻道中,降幅最大的是省會城市臺,省級衛視、省級地面頻道的降幅同比都略有收窄。

一線衛視差距縮小,膠著競爭

2015年是電視格局劇烈洗牌的一年,湖南衛視憑借優質的獨播劇和創新節目,以及眾多青年觀眾擁躉,繼續穩住衛視旗艦品牌的地位。浙江衛視憑借《奔跑吧兄弟》節目的逆天收視,以及一眾高收視季播節目,在上半年的綜藝混戰中獨占鰲頭。江蘇衛視則在《非誠勿擾》一周雙播改單播后,周末密集推出大制作季播綜藝,全力沖擊現象級。一線衛視之間的差距縮小,競爭呈膠著狀態。

二線衛視彎道超車,各顯神通

二線衛視的創新力度也蔚為可觀,其中以東方、安徽、深圳的發力尤為明顯,東方衛視推行“獨立制片人”后,大制作不斷,喜劇類、戶外真人秀等節目線日漸豐滿。以劇立臺的安徽衛視在2015年換了個彎道:一口氣推出了30多部綜藝節目,臺長莊保斌表示“我們正在進行衛視上星18年來最大的改革”。深圳衛視全面實踐“有志者,跟我來”品牌新定位,推出“有志者”節目線,《極速前進》等節目憑借精良制作在衛視綜藝場中站穩腳跟。

衛視廣告經營領域反腐風潮涌動

2015年2月3日,52歲的安徽廣播電視臺原廣告中心主任王茂盛被檢方指控犯有受賄和貪污公款兩項罪名: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財物15.25萬元,并侵吞公款4萬元供個人揮霍。

在此之前,遼寧廣播電視臺原臺長史聯文因貪污受賄千萬元之巨,被判處無期徒刑。僅2011年遼寧廣播電視臺就少收廣告費12823萬元,造成國有資產嚴重流失。

兩會聚焦,收視率再成整頓“靶心”

收視率造假這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在今年兩會上又成為眾矢之的。3月8日上午,在新聞出版界小組討論時,全國政協委員歐陽常林提到:現在很多電視臺存在收視率作假現象。而全國人大代表、央視主持人張澤群則主動提出“要向電視收視率開炮”。2015年開始了“一劇兩星,一晚兩集”的省級衛視新時代,轟轟烈烈的反腐風暴也刮到了電視圈;而兩會委員和代表的集中炮轟,讓“收視率”再度成為“出鏡率”最高的話題和熱詞。

視春季招標開啟,黃金資源二輪收割

除了傳統意義上九、十月份的秋季招標,電視臺又開啟了春季招標的概念。經歷了一季度的韜光養晦,各大衛視在二季度基本調整好狀態,以密集的節目創新姿態刷亮熒屏。在新節目密集推出的同時,3月底至4月初也成為衛視春季招標的密集舉辦期。二季度歷來是各電視臺收視和廣告爭奪的戰略要地,一則可以將觀眾牢牢鎖定在自己的平臺上,從而形成觀看習慣,對于衛視全年整體的提升意義重大;二則由于現在節目創新迭代的周期已縮短為“季度”,二季度的提前發聲及招標,可以使廣告主關注到自己的優勢資源,也為整年的廣告營收奠定基礎。

【廣電生態】

2015年,各大廣電集團的媒體生態和產業布局也發生了巨大變革。湖南廣電在呂煥斌的改革思路下,正進行著廣電生態再造的三大轉型:從服務觀眾向服務用戶轉型、變內容產品為IP資源以及向市場生態轉變。芒果TV新一輪融資后估值70億元,進行內容轉型新戰略,并開辟獨特商業模式。SMG打造千億傳媒航母,百視通和東方明珠合并,進行資產注入和整體上市。同時推進整體互聯網化轉型,從流量變現的角度進行業務布局。旗下第一財經吸收馬云12億元參股,欲打造新型數字化財經媒體與信息服務集團。

大事件盤點

臺網交融盛況下的核心資源開放焦慮

電視媒體與移動互聯網的交融,在羊年伊始達到一個新高度,其中最引人矚目的載體是“紅包”。羊年賀歲時的“搖一搖”,在央視、BTV春晚的加持下,則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中華新民俗”。其中,央視春晚110億次搖一搖紅包互動總量到8.1億次/分;電視和手機屏以前所未有的緊密度捆綁在一起。著眼當下,是個多贏局面,電視臺、廣告主和社交平臺各得其所。但面對未來,有電視業者焦慮,我們電視臺面向互聯網公司全面開放自己的核心內容資源,除了一時熱鬧什么都換不回來,因為渠道、平臺和用戶資源牢牢掌握在BAT手里。

東方明珠退市,正式被百視通吸收合并

2015年5月20日,東方明珠摘牌,股票終止上市,正式被百視通吸收合并。

據了解,百視通吸收合并東方明珠是上海文廣內部整合的重要一步,經過長達半年以上的醞釀,2014年11月21日,合并方案正式出爐。根據合并計劃,百視通將以換股的方式合并東方明珠,在合并之后,百事通承接后者所有資產、負債、業務、人員、權益繼續在A股上市而東方明珠則退市。截至4月29日(東方明珠最后一個交易日)收盤,東方明珠市值達739億元,百視通市值為788億元,兩者合并市值高達1527億元,已成為國內傳媒業的航母。

芒果TV估值70億元,年內將上新三板

據湖南廣播電視臺副臺長、“快樂陽光”(芒果TV實際運營機構)董事長聶玫透露,芒果TV已完成了A輪融資,融得資金超5億元,公司估值已突破70億,計劃在今年登陸新三板。芒果TV 引發資本方追逐的原因主要為以下兩點:第一,芒果TV 擁有國內僅有的7張互聯網電視牌照;第二,湖南衛視的品牌背書,優質內容的獨家供給。在聶玫看來,芒果TV是湖南臺的互聯網引擎。“芒果TV的視頻是基于互聯網生態下的視頻,我希望它能夠變成一個引擎,不僅促進湖南臺的互聯網化和互聯網思維,還能對整個湖南臺生態有一種更新,撬動整個芒果生態圈的發展。”

馬云12億入股SMG旗下第一財經

6月4日,上海文廣集團(SMG)與阿里巴巴集團聯合在滬宣布,阿里巴巴將投資12億元人民幣參股SMG旗下的第一財經傳媒有限公司,雙方將充分發揮各自在傳媒與大數據領域的資源優勢,共同將一財打造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新型數字化財經媒體與信息服務集團。作為雙方合作的第一步,第一財經今天也對外披露,已與恒生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有限公司、寧波云漢投資管理合伙企業達成合作意向,探討增資恒生電子控股子公司上海恒生聚源數據服務有限公司的可能性。各方同意,將發揮各自優勢,在數據業務領域,尋求資本及業務層面的合作機會。

【廣電人才流動】

2015年,電視業離職潮仍在發酵,浙江衛視總監夏陳安等圈內大佬相繼辭職。從包括邱啟明、羅振宇、馬東、崔永元在內的央視名嘴,到杜昉、王剛、張一蓓這些曾制作出《中國好聲音》、《非誠勿擾》、《天天向上》的幕后英雄,近些年來離職潮的波瀾似乎從未從電視業離開。

大事件盤點

夏陳安離職做互聯網+傳媒

擁有著25年傳統媒體經驗的夏陳安,曾任浙江廣電集團副總編輯、浙江衛視總監、浙江省電視藝術家協會副主席。他在擔任浙江衛視期間開創出“浙江衛視中國藍”品牌,并打造了人們所熟知的《中國好聲音》、《奔跑吧兄弟》、《十二道鋒味》等節目。夏陳安于2015年1月請辭浙江廣電集團工作職務,開始致力于將互聯網與節目內容的融合。

如今夏陳安正式回歸母校中國傳媒大學,除了擔任學術導師之外,他還受聘擔任中國網絡視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夏陳安表示,“未來會把火力集中于互聯網上,在最短的時間內打造出最火的網絡現象級節目。”


(責任編輯:龍江網絡
?
向日葵视频app安卓